九霄纸鸢

【易世樊花】小人难养(三)

3.游乐场(上)
这些天来,花花算是彻底懂了为啥会有人说小孩子上一秒是天使,下一秒是恶魔了,至少现在他身边就有一只既别扭又黏人(只黏花)的小奶狗。

这不,前不久答应他过生日时带他去游乐场玩,想着他过生日就顺着他一次,反正自己直到过年都不怎么忙,等明年事情多起来的时候,也该送狗蛋去幼儿园了,到时候能出去玩的机会就更少了。

结果这家伙,生怕他忘了一样,天天早上睁眼第一件事是提醒他过几天去游乐场,晚上睡前又要提一遍,连吃饭都不放过他,简直恨不得明天就把狗蛋塞幼儿园去。谢天谢地明天就是他生日了,这小子今晚千万别整出什么幺蛾子来,不然,不然,他好像也不能把狗蛋怎么样,唉,抵挡不了狗狗射线。

狗蛋现在很开心,明天他就能和他最喜欢的花花哥哥一起去游乐场玩了,只有他们两个人哦,可以一直玩一整天哦,想想就开心。

太兴奋的后果是今天晚上狗蛋睡不着了,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半个小时之后,躺在旁边的花花终于受不了了。

“狗蛋,你在心里默念:一只羊,两只羊,三只羊,一直数下去就睡着了。”

“唔,好吧。”狗蛋想了想,开始数:一朵花,两朵花,三朵花……

“不行,花花哥哥,我还是睡不着。”狗蛋翻了个身,面朝着花花。

“我想听哥哥唱歌!”花花哥哥的声音那么温油,唱歌一定也很好听,于是狗蛋又一次释放了狗狗射线。

“我的宝贝,宝贝,给你一点甜甜,让你今夜都好眠……”温柔的歌声在夜色中响起,狗蛋满足的眯起了眼睛,打了个哈欠。咦,耳朵怎么有点痒痒的。

第二天
“狗蛋你想不想玩这个?”花花指着他们前面的旋转木马,问道。

狗蛋看了一眼坐在慢慢悠悠的木马上的小盆友,和在旁边不停拍照的家长,无力地摇了摇头。他郁闷地心想,没想到游乐场这么无聊,跟动画片里的一点都不一样。

花花好笑地看着身边耳朵都要耷拉下来的小奶狗,颇为解气。他当然知道狗蛋这种别扭的小孩肯定不会喜欢这些幼儿区的设施,谁叫这个家伙昨天晚上缠着他唱了一晚上的歌,害得他口干舌燥的。

花花正准备大发慈悲,带狗蛋到别的地方转转,远处的高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夹杂着恐惧和兴奋的尖叫,狗蛋循声望去,眼睛顿时一亮。

“花花哥哥,我要玩那个!”狗蛋说着就朝那个方向飞跑过去。

狗蛋满意的看着眼前高耸入云,占地面积颇广的过山车,这才是男人(?)应该玩的嘛。

花花看了眼在空中翻转腾挪,做出各种惊险动作的过山车,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心里有点发虚。

“狗蛋啊,你看那边那个水上乐园看上去挺好玩的,我们去玩那个吧!”

“不,我就要玩这个!”

“这太危险了,小孩子不能玩的。”

“我才不是小孩子呢,我都已经四岁了!”狗蛋伸出四个手指表示强调。

花花实在拗不过他,只好带着他去排队的地方。入口处有一个身高板,只有超过一米三才能进去。

狗蛋目测了一下,还差了一大截。

一个工作人员走过来拦住了他们:“不好意思,这么小的小孩是不能玩过山车的。”

狗蛋歪着头想了想,在背后的小书包里掏啊掏,掏出一张金卡。这是他父亲给他的,说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重要的事就拿出来,狗蛋觉得坐过山车就很重要,于是拿了出来。

花花目瞪口呆的看着工作人员把他们领到过山车的第一排,说是什么VIP位置,鬼才要这样的VIP呢!花花认命地抱着狗蛋坐好,因为狗蛋太小了,过山车的安全措施卡不住他,只能两个人挤一个位子。

狗蛋被花花抱着,两个人紧紧挨在一起,近的能够闻到花花身上的香味,超级幸福。

上了车,狗蛋就一直很兴奋,在花花怀里扭来扭去,花花只能把他抱的更紧。

过山车加速的时候,狗蛋就兴奋地笑出声,突然一个俯冲,他开心地尖叫了起来,花花下意识地收紧抱着狗蛋的手,脸色煞白。

终于结束了,过山车缓缓停回了起点。花花下来时腿还有点软,狗蛋倒是一点影响都没有,四下里打量一下,那根让花花有了心理阴影的手指就指了出去。

“花花我们去那边吧!”

TBC
感觉我废话超多的。
就这样,肝都要爆了,腿都要割没了。

【易世樊花】小人难养(二)

2.羁绊
宴会一别,花花开始一有空就往狗蛋家跑的日常,可惜的是,花花太忙了,就算他挤出了所有的空闲时间,与小奶狗见面的次数也寥寥无几。

不知不觉间,两年多过去了。

花花的工作即将告一段落,他正开心地琢磨着这次去狗蛋家要带什么礼物给小奶狗,就来了位不速之客。

“爸,您来干什么?”花花警惕地盯着他那专业坑儿子的爹,要知道每次他老爹屁颠屁颠地跑来找他都没好事。

花花爹见儿子脸色像是下一秒就要打人的样子,忙说道:“儿砸,你看这是谁!”边说着边让开了身子。

白团子像炮弹一般扑进花花的怀里,“哥哥!”小小的人比上次见又长大了一圈,抱起来还是这么软,花花心满意足地摸了把小孩的脑袋。

狗蛋的头发虽然还是那么少,不过剪了个西瓜头看起来倒还挺不错的。花花打量着换了新发型的奶狗,略长的头发配上精致的长相,说是女孩子大概也不会有人怀疑。花花捏了捏他的脸蛋,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小奶狗看起来倒是对发型没有什么不满,开心地绕着花花转:“狗蛋可以和花花哥哥一起住了o(* ̄▽ ̄*)o”

花花一秒扭头去看他爹:“您又干什么了!诱拐小孩嘛?”

“这个嘛,狗蛋的父母去环游世界了,想找个人帮忙带孩子,你看狗蛋那么喜欢你,除了你谁都不亲近balabala”

花花老爹的话匣子一开就收不住,花花头疼的将他爹推出门去,看着脚边眼巴巴看着他的小孩,笑着摇摇头:“真是多管闲事。”

就这样,马上就要四岁的狗蛋童鞋开始了和花花的同居生活。

第一次来花花家,狗蛋兴奋地在屋子里转来转去,花花看了他一会,转身去做饭。

“开饭啦~”花花把菜摆在桌子上,还没等他转头去找狗蛋,小奶狗就乖乖地自觉洗手,坐到了桌子旁。

吃完饭,花花想起来他老爹叮嘱的,狗蛋在家里一直习惯睡自己的房间,虽然觉得这么小一只一个人睡有点不放心,不过想想狗蛋这么乖应该没事,就让狗蛋去看动画片,他去把自己卧室旁边的房间收拾了出来。

“狗蛋,你以后就睡这里哦~”很快到了小孩子该上床睡觉的点,花花把狗蛋赶去洗漱完毕之后,领他到房间里。

“那花花哥哥你睡哪里?”小奶狗的眼睛里发射着期待的光芒(狗狗射线)。

“我就睡在隔壁呀。”花花完全没看到旁边那个小矮子赤果果的眼神。

狗蛋不开心了,宝宝从来没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别人,第一次用居然被花花哥哥无视了,难过。“我要跟哥哥一起睡!”他直截了当地揪住花花的袖口,再次释放了狗狗射线,
于是狗蛋的房间从此就成了摆设。

狗蛋开心地扑到花花的床上,整个小小的身体都陷进了被子里,小脑袋埋进去,过了好一会才探出头来,眼睛亮晶晶的:“花花哥哥的被子好香呢!”

花花有点不好意思,忙说:“赶紧乖乖睡觉,我晚点再来。”

狗蛋得寸进尺:“不,我要哥哥陪我一起睡!”

花花妥协了,抱着手机准备上床继续玩耍,结果又被狗蛋缠着要讲故事,花花只能硬着头皮讲了两个老掉牙的睡前故事,讲完才发现折腾了一晚上的小奶狗已经睡着了。

花花把将他当抱枕用的奶狗轻轻放平,给他盖好被子,掖好被角。

从今天起,我们之间的羁绊就再也解不开了。

晚安,做个好梦。

TBC
这章是过渡,所以没多少糖_(:зゝ∠)_
下面准备去游乐场,应该会比较甜,痴汉笑。
争取明天更。

【易世樊花】逃离

大大们我错了,我不该想给你们寄刀片的,虐文写起来真的要比甜文爽(划掉),现在完全无心产糖,满脑子只有虐,我错了w。
以下正文

花花走了。

突如其来,毫无半点预兆地,名为春花烂漫时的账号发送了最后一条微博——

我走了。

没有图片,没有表情包,也没有理由。

粉丝们全都傻了眼,明明昨天还在直播,前不久刚连了麦,说好了明天见的人,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。

大家在这条微博下面疯了一样的评论,问花花到底发生了什么,花花却再也没有出现。

管理跑去戳一个在她们看来肯定知道原因的人,可狗蛋只是一反常态的沉默着。

指间夹着的烟一明一暗,点点火星夹杂着烟灰落在纯白的T恤上,却不见易言将其拂去。他整个人都魔怔了,满是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,屏幕上是那条言简意赅的微博,还有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亮起的qq头像。

天色如墨般漆黑,不知过了多久,微微透过一丝光亮。易言将手里烧到指尖的烟狠狠按进烟灰缸,另一只手里拿着的手机被用力挤压,发出轻微的咯吱声。

打不通,花花的电话一直打不通

为什么,为什么要走呢?是对现在的生活厌烦了吗,不,不可能,花花那么喜欢唱歌,又向来心软,怎么忍心就这样抛下喜欢着他的粉丝。那,难道是因为我?想到这,易言的脸色瞬间煞白。花花看出来了,看出我对他的感情了,他不接受我,他要从我身边逃离。

易言颓然地扔掉手机,靠着墙一点点滑坐下去,抱着头,发出困兽的悲鸣。

天彻底亮了。

易言顶着通宵之后憔悴到不行的脸,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站在了樊棋家的门外。

他们两家隔得蛮近,也就出租车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,易言平时也经常会来蹭个饭什么的,对这里也算是熟悉。但是今天再来,熟悉的景物变得如此陌生,只是少了一个人,仿佛一切就都变了。

易言伸出手,刚要碰到那扇门,又突然停了下来,他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敲响了门。

咚咚咚

停顿一会儿,更加用力地敲。

咚!咚!咚!

敲着敲着,不知不觉,他已泪流满面。

没有人。

接下来的日子对易言来说就是一场噩梦,每天都是度日如年。烟抽得越来越凶,每天睡前都要喝的酩酊大醉才能入梦,唯一看起来正常一点的只有每天直播的那几个小时。

他绝口不提花花,可每个见到他的人都能从他身上感觉到那股浓重的悲伤,那是一种失去了世界上最珍视的东西的悲伤。

一周过去了,然后又是一周。

易言越来越麻木,他将自己的心与这个世界隔离开,整个人都仿佛游离在世界之外。

一个月过去了。

两人共同的朋友突然给易言打来电话:

“狗蛋,我看到花花了!”

TBC
你们猜花花为啥要走,提示:继续虐,而且很狗血

【易世樊花】小人难养

嘤嘤嘤,超话和lof上全是刀子,我不管我要吃糖!
架空向,甜文
第一次写文,文笔渣,ooc,捂脸
另外,我站花狗,不过这篇应该蛋花花狗都可以。
以下正文

1.初见
花花第一次见狗蛋是在狗蛋的周岁生日宴上。那个时候的花花刚刚接手家族公司,许多事情都是一团乱麻,整天忙的脚不沾地,根本没有时间去这种在他看来无关紧要的宴席。但奈何狗蛋是他们家族的世交家族的下一任继承人,花花再不想去,也要被他父亲揪着脖子拎过去。

日后花花每次回想起,都觉得,这大概就是宿命的相遇吧,以及,他真的很想跟他爸打一架。。。

觥筹交错的宴席上,花花保持着脸上温和的笑容,心不在焉地琢磨着公司的一干事务,有点头疼,突然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白嫩嫩的团子。

宴会的主人即狗蛋的父亲,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,在各个酒桌之间敬酒。小孩长得如同洋娃娃一般精致,却一脸面无表情,让人觉得有点想笑,又有点想捏捏他的脸。

花花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了,花花一向喜欢小孩子,于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身上。

不一会儿,宴会主人就抱着狗蛋来到了花花所在的这一桌,正好挨着花花的位子。花花跟着众人一起站了起来,刚要举起酒杯,就被突然挣脱家长怀抱的狗蛋扑了上来,花花一秒愣住。

狗蛋往花花怀里更深处钻,潜意识告诉他这里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。折腾了一会,狗蛋安静了下来,抬起头,一双婴儿特有的漆黑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花花看,花花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摸上对方那稀疏的胎发,软软的很舒服,可是为什么莫名有点忧心狗蛋长大之后的发际线呢。

狗蛋只觉得一股温暖的感觉从额头一直传递到心头,他不禁挥了挥胖乎乎的小胳膊,咧嘴笑了起来。花花看着怀里小孩傻里傻气的笑,伸手戳了戳他露出的梨涡,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。

狗蛋父亲一脸惊异地看着他们两个,对花花说:“这小子平时很少笑的,看来他很喜欢你呢。”

从辈分上来论,狗蛋的父亲比花花大一辈,花花跟他也算是熟悉,于是闲叙了几句。狗蛋见花花不搭理他了,不高兴地揪住花花的衣领,软软糯糯地开口:“哥哥!”小孩还有点吐词不清,这奶音却让花花心底一颤,再开口就更是软出了水:“狗蛋乖~”

欢乐(?)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不知不觉间,已是深夜。狗蛋早已困得支撑不住小脑袋,在花花怀里东倒西歪,小手却依然紧紧拽着花花的衣领,仿佛生怕他丢下自己一般。

TBC
接下来花花要开始养孩子了,嘿嘿